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人才市场 与我互动
中国能源互联网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互联网 > 行业动态

曾鸣:提高能效、建立综合性的能源系统是推进我国能源革命向纵深发展的关键

2017-07-03 10:29:06  来源:互联网  能源革命  能源系统  能源系统   

日前,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以下简称《战略》),把握世界能源发展大势,明确了我国能源革命的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行动计划。围绕如何推进我国能源革命向纵深发展,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采访了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郭焦锋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郑新业教授等资深专家学者。

全球能源面临深刻变革

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给全球带来了环境污染、生态恶化和气候变暖等一系列问题。传统的以化石能源为支柱的能源体系和经济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世界范围内已开始了能源体系的革命性变革。

“全球能源正经历着深刻的变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表示,这种变革具体体现为全球能源供需宽松化、能源供给低碳化、能源系统智能化、能源格局多极化、能源治理复杂化、能源安全多元化。总体来看,由于美国“页岩革命”的影响,全球能源正在从煤炭向石油和天然气转型,并逐步由油气向太阳能、风能以及新能源转型。

加快推进能源革命,是一项长期战略任务,更是一项复杂系统工程,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郑新业认为,能源革命的潜在红利巨大,但同时也要注意,我国推进能源革命所面临的挑战不仅大而且相互叠加。这些挑战具体表现为,能源供给增长速度特别快,国际能源依存度提高及其引发的能源安全问题,能源价格波动对国民经济的冲击,不合理的能源利用带来的污染问题和气候变化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积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形成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的新局面。受访学者表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是其关键着力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前中国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具有重要意义。”郭焦锋表示,一是有利于推进能源方面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二是有利于大力践行新发展理念;三是有利于加快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曾鸣认为,能源消费革命的核心是提高能效。能源消费革命可以促使用户多元化用能,从而使得用能方式更加合理,用能效率不断提高。能效上有所提高,消费量就会降低,资源浪费与环境问题都会有所改观,不管从国际还是国内角度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能源生产革命对节能减排、技术进步以及未来的能源安全供应具有重大贡献。能源生产革命的意义主要来自能源消费革命。能源的生产、输配、存储,最终都是为了高效率地消费能源。因此,能源生产革命无法抛开能源消费革命而单独存在。

建立综合性的能源系统

近年来,我国坚定不移推进能源革命,相关框架体系全面构建,绿色多元的能源供应体系正在建立,体制机制改革进入快车道,各领域工作取得了显著进展和成效。

郭焦锋表示,从能源供给革命来看,多元供给的态势基本形成;从能源消费革命来看,节能减排意识加强,能源节约方面取得了很大效果,能源结构优化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就;从能源技术革命来看,“互联网+智慧能源”、物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等在能源领域不断得到应用;从能源体制改革方面来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等文件的出台,有效推动了电力、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领域的改革,能源管理方面的“放管服”、简政放权成效明显;从国际合作来看,在《巴黎协定》框架下积极推进全球气候变化治理,有效利用了全球能源治理平台,加大了国际合作的力度。

成绩虽然可喜,但与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以及国内外能源发展新态势所提出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曾鸣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未来中国用能如何实现多能互补,建立综合性的能源系统,而不是各种能源单独生产、单独输配、单独使用。

郭焦锋表示,从能源供给侧来看,现在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还在持续,改善能源结构的任务还很艰巨;从能源消费侧来看,当前的节能水平以及能效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差距,节能的潜力巨大;从技术层面来看,核能、页岩气等领域的相关核心关键技术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握;从国际合作层面来看,面对国际能源新格局和新形势,如何在《巴黎协定》框架下推进与相关国家的合作,还需要继续探索。

为世界能源转型贡献智慧

《战略》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制定了时间表,提出了清晰的目标要求。对于如何推进能源革命向纵深发展,实现能源革命的战略目标,郭焦锋认为,在能源供给侧方面,最重要的是尽快形成基本均衡的多元供给格局;在能源消费侧方面,一方面在节能减排、提高能效方面加大力度,另一方面在优化能源消费结构上下更大力气。在能源技术革命方面,要在一些关键技术、核心技术、关键设备以及理论体系方面,形成一整套本土化的能源技术、能源设备和能源理论体系。在体制改革方面,进一步推进相关改革以适应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要求,特别是能源价格要真正实现“管住中间、放开两端”的基本要求。在市场体系建设方面,不断推进契约型能源市场的构建。在加强国际合作方面,利用好现有的国际能源合作平台,提升中国的影响力,同时深化与相关国家的能源合作。

中国在不断推进能源革命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些可供借鉴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曾鸣认为,通过“互联网+智慧能源”,实现多能互补;推动建立综合性的能源系统,实现可持续的能源发展模式,中国可以引领世界能源的逐步转型。

郑新业表示,中国对二氧化碳排放的治理,让我们认识到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应该减排与适应并重,流量与存量并举;通过电力体制改革,让火电市场中的高效率企业取代低效率企业,实现存量改革红利大于流量改革红利,也是不可忽视的“中国经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中国智慧”就是近年来中国通过新能源扶贫,村村通电,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应当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注;另外,中国在发展新能源的同时,注意以稳定的火电供应为前提,以渐进的方式推进能源结构优化,也给国际社会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中国智慧”和“中国经验”。

0

为您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

友情中心